新闻
新闻 买房 租房 工作 生活服务 发泄墙
  • Follow us:
总览
新闻 > 中国新闻

企业或涉传销遭查 办案警察却被指受贿60万落马

发布时间: 2017-01-08 10:10:50    来源: 民主与法制时报    责任编辑:Fan     
. .

  河北省一家企业因涉嫌“传销”,被湖北省警方盯上,但两名警察在办案过程中,遭这家企业举报而落马。

  2016年12月22日上午,湖北省云梦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上,祁某章痛哭流涕。一年多前,他还是汉川市公安局网安大队副中队长,现在却被检方指控涉嫌诈骗、受贿。

  汉川市与云梦县同属湖北省孝感市管辖。2015年6月1日,孝感市纪委网站发布了祁某章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同时被查的还有汉川市公安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吕某涛。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获悉,这两人出事,源于河北省一家民营企业举报。此前,湖北警方称该公司涉嫌传销,吕某涛和祁某章被指在办理此案过程中收受了贿赂。

  按照程序,吕某涛、祁某章以及“传销案”都被移交司法,但因两人案件还未终结,河北公司是否涉嫌传销仍处于待审状态,对于何时开庭,法院暂未答复。

  “受贿60万元”争议

  举报吕、祁的企业为河北乙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乙连公司),2009年8月份在石家庄市工商局注册成立,主要经营化妆品、日用百货和预包装食品的批发与销售。

  目前,该公司除在国内有数百个加盟的实体店面外,在海外也有市场,业界口碑良好。河北省安国市人民政府将其作为招商企业引进。

  2014年5月9日,乙连公司负责人丁忆莲,正在石家庄市一个咖啡馆内与客户洽谈业务时,被突然出现的湖北汉川公安人员带走。

  她先被带到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在这里,丁忆莲得知,她和公司几个高层,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被网上通缉,“我解释了很多次,他们就是不听。”丁忆莲说。

  在裕华分局呆了一天一夜后,乙连公司的丁忆莲、郝忆景、肖康、张建顺等10多人,在特警押送下,被大巴车从石家庄拉到孝感市第一看守所。

  其中,郝忆景身穿睡衣被带走的报道,至今能在网络上看到。

  同年5月12日,4人均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被刑事拘留,其他人则陆续返回石家庄。丁忆莲名下的财产也被查封。

  祁某章是案件承办人之一,吕某涛负责指挥该案侦破工作。警方侦办完毕后,将案件移送检方。2014年6月16日,汉川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4人。

  同年9月15日,乙连公司向汉川市公安局缴纳1488万元“非法所得”后,4人被取保候审。这些钱大多是乙连公司代理商凑出来的,但钱的数额如何计算出的,丁表示不知。

  “后来,祁某章打电话给中间人,向我们索要100万好处费。”丁忆莲称,“祁某章说给检方的起诉意见书可以写轻一点。”

  丁忆莲拿不出100万元,最终,决定出60万元。她安排公司经理李振生、财务部的郝忆景办理此事,“我是生意人,想着用钱摆平的,就不想再招惹麻烦。”

  2014年9月28日,吕某涛和祁某章赶到河北为丁忆莲解封财产。按照李振生和郝忆景的说法,这天早上他们把60万元现金,分装在两个“河北特产”的盒子里,每盒30万元。

  下午1点多,在石家庄火车站,郝忆景将盒子交给祁某章,吕某涛也在场。

  2015年1月,汉川警方将案件移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起诉书中,丁忆莲等人的“罪行”并没减轻之意。丁忆莲说,祁某章曾承诺不给他们判实刑。

  后来,她在北京和几个朋友吃饭时,聊起了这些遭遇,一位在场的律师建议她举报吕某涛和祁某章。惊魂未定的丁忆莲,听取了这个建议。

  随后,她把举报材料,寄到中纪委以及湖北省纪委、检察院等多个单位。

  最终,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并成立了专案组。2015年5月27日,正在开会的吕某涛从会场被带走。随即,祁某章也被控制。4天后,孝感市纪委对外公布了两人落马的情况。

  后期,这两人的案件,以及乙连公司的传销案,都被指定在云梦县办理。

  云梦检方起诉二人时,除受贿外,他们都有与乙连公司无关的其他罪名。

  开庭时,针对受贿60万元一事,吕某涛表示不知情;祁某章说,他确实收到了两个盒子,但里面没装钱。

  公诉机关也只向法院提交了丁忆莲、李振生、郝忆景的证言,云梦县人民法院对祁某章案第一次开庭时,认为他受贿罪证据不足,便没有支持。

  法院仅以祁某章犯诈骗罪,判处一年两个月徒刑,检方对此提出抗诉。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又将案件发回云梦县人民法院审理。2016年12月22日,法院针对祁某章案再次开庭,双方争议的焦点仍是“有没有受贿60万”,目前判决结果还未出来。

  2016年8月,法院还开庭审理了吕某涛案件,他承认挪用公款、滥用职权,但没承认受贿,其判决结果也没下来。

   “伪证”嫌疑

  记者调查发现,汉川警方在办理乙连公司“传销案”时,很多地方存在争议,首先是管辖权。

  根据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机关管辖。如果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管辖。”犯罪地包括犯罪行为的发生地和犯罪结果发生地。

  “即便涉嫌传销了,我们的犯罪地和居住地,也和汉川没任何关系。”丁忆莲说,他们的业务从未涉足汉川地区。

  另外,在整个湖北省,乙连公司只在襄阳招过一个名叫闫光福的市级代理商,但2012年左右就不做了。2014年5月23日,他也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被刑拘,9月15日取保候审。

  但汉川警方此次侦办乙连公司的案由,并非来自闫光福,从警方的信源显示,是来自于汉川市城区居民周胜兰2013年11月1日的举报。

  案情简要显示:“周胜兰通过乙连公司网址注册成会员,其营销模式疑似传销。”

  记者采访得知,周胜兰并非乙连公司会员,而且她唯一一次购买乙连公司的产品是在2013年11月19日,打给公司1360元,乙连公司在12月7日向其发货。按照这个逻辑,周胜兰没买东西时,就已报案。

  在汉川警方对乙连公司的侦查卷宗中,周胜兰的报案登记还出现过“2013年12月12日”,笔录中,周胜兰称,她在上网聊天时,网上有人说,乙连公司的营销行为是传销,“我认为自己被传销人员骗了,就来向你们反映情况。”

  对此,周胜兰告诉记者:“这事已经过去太久,记不清了。”

  汉川警方的侦查卷宗里还有一个名为“郑立银”的证人说,乙连公司存在“拉人头”“发展下线”的情况,但律师找到郑立银时,他表示,公安机关并未找他本人做过询问笔录,也不知晓笔录内容,签名也并非自己所写。

  记者注意到,2014年7月10日,湖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向湖北省工商局发函,商请认定乙连公司是否涉嫌组织、领导传销。但案卷资料显示,直到7月14日,汉川市公安局才将这一情况汇报给湖北省公安厅。

  商请函中,湖北省公安厅称,乙连公司从2010年9月份以来,共发展会员20502人,涉及湖北、黑龙江、北京、河南等10余个省、市,涉案金额4800余万元。

  收到函件后,湖北省工商局并未实地调查,而是根据警方提供材料,认定乙连公司构成传销,侦办机关并据此办案。乙连公司则向国家工商总局提出行政复议。

  湖北省工商局答复称:“湖北省公安厅转送我局的《商请函》应属行政机关之间的答复类公文,做出的《认定函》仅作为参考意见,对公安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不具有约束力”。

  国家工商总局认为,湖北省工商局对警方的答复不是具体的行政行为,仅为行政机关之间咨询类公文,不直接产生有关权利义务的法律效果。

  汉川警方并未对这些问题进行回应。

  记者还注意到,云梦县人民检察院在“乙连公司传销案”起诉书中称,丁忆莲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实际上,丁忆莲被抓时,她并不是法人代表。

  经过此事后,目前乙连公司已陷入瘫痪,正在走注销程序。

   是否涉嫌传销?

  一个核心问题是,乙连公司的经营方式到底属不属于传销?

  根据云梦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显示,该公司通过非法途径制作营销模式的程序模板,建立公司网站和公司会员网络办公系统,以推销商品为名,要求参加者以购买商品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成为乙连公司会员,并按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数量按不同层级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

  起诉书中还称,2013年5月10日,乙连公司因传销被吉林市工商局昌邑分局行政处罚。丁忆莲说,当初遭罚款时,她也莫名其妙,因为公司在吉林并没市场,“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收到相关的处罚文书,以及罚款票据。”

  另外,记者看到,2014年3月26日,有网友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给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反映说,乙连公司存在传销行为,但至今无人回复。

  丁忆莲称,她知道此事,“是北京一个经销商手下业务员发的,他与大代理发生了恩怨,所以才去用这种手段报复。”

  据了解,乙连公司营销方式有“多买多折扣”“多卖多提成多福利”“代理商享补贴”等。乙连公司提供的经营模式证明,以及湖北三真司法鉴定书显示,该公司仿照直销企业——广东太阳神集团的会员管理系统。

  成为会员后,公司实行三种身份(消费者、经销商、代理商),四种奖励方式(销售奖、层碰奖、对碰奖、管理奖)并行的综合性奖励方式。

  而消费者只能享受一种销售奖返利,即自己以会员价(1360元)再次购买商品,每套商品返利300元。

  “最终消费者享受产品的效用和折扣,经销商和代理商与公司一起分享商品毛利。”丁忆莲介绍说,“整个运营过程中,财富的增长依托于商品被消费者认可,而不是依靠‘拉人头层级获利’的,简单讲,就是一种代理关系。”

  需要指出,《禁止传销条例》中规定了三种传销活动的形式:“拉人头”式传销、“收取入门费”式传销以及“团队计酬”式传销。丁忆莲的辩护律师称:“在侦查机关对湖北省工商局的公函中,认为乙连公司进行的是‘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下发的《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指出:“单纯的‘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不作为犯罪处理,可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予以行政处罚。”

  该案发生后,国内知名法学家陈兴良、张明楷、周光权等曾专门对该案进行过论证,他们的意见是,乙连公司的营销行为不构成犯罪,丁忆莲等人也不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专家们认为:传销的核心是“拉人头且成层级获利”,借此诱惑人们加入,刺激加入者拼命发展“下线”,从而破坏市场秩序,乙连公司则不具备这些要素。

© Chinese Newspaper Group and contributors 2016
Except as permitted by the copyright law applicable to you, you may not reproduce or communicate any of the content on this website, including files downloadable from this website, without the permission of the copyright owner.
  • 分享到:
最新新闻
「跨年霾」还不散 陆环保部长:自责内疚
  京津冀时间最长的「跨年霾」仍在持续,民众「霾怨」高涨。大陆环保部长陈吉宁罕见晚间召开记者... [详细]
我要评论
延展阅读